埃德蒙顿华人社区-Edmonton China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70|回复: 0

[加国新闻] 3次急诊被拒!大温美女误诊新冠去世!心碎母亲誓言追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22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杨团队,追求完美;客户至上,服务到位!
在疫情期间,因为新冠死亡的案例,我们每天都能看到不少。# ~: \4 F$ A5 p- t

) O1 j9 }6 a! v8 }加拿大的医疗人员每天也在努力地工作防疫,但是,这个国家的医疗事故也是不少的。1 h; }6 V: F2 L. x9 \2 B+ |' U
7 f1 _1 G) S# ?: [2 Q) i
尤其是在大家围着COVID-19转的这个紧张时候,有些疾病,如果不好好检查,可能就会被当做新冠病毒进行治疗,在药不对症的情况下,反而会加重病情,甚至会导致患者死亡!& q% J  H' e+ C# O- f2 c- A' _# K

) v. n  _) k- s据《环球新闻》报道,来自BC省的一位母亲日前表示,自己重病的女儿因为医生疏忽诊断而去世,她不会放弃追究这件事的责任。3 }& n' ~/ J; I3 H% m/ o. \
4 F3 M8 Y6 ?5 j
640 (5).png
( C# N) J$ l* K0 p* I' e0 u9 j- _( Q" I* q- I
大温一名29岁的妙龄女子Natasha在身体出现不适后,在10天内4次前往医院就诊,却在经历被医生用止痛药“打发”回家后、又被确诊新冠,最后住进了ICU,插上了呼吸机。
2 w, Q1 A  z: }9 m! {8 L
3 R& H6 V- \/ J直至女子死后,其尸检报告显示,她根本没有感染COVID-19,病毒检测结果显示阴性。
" b# w# ]& ?4 M$ J1 C* ~5 o  a# g7 {7 t) H5 X$ \
母亲Ann Forry认为,女儿Natasha的死完全是因为北温狮门医院的误诊导致的,如果诊断正确并予以及时治疗,就不会让她失去自己唯一的女儿!6 J+ s, d4 X1 }4 s

- n2 `& e$ F3 ?: f4 L9 [“她一直在想办法救自己,他们辜负了她。我觉得这完全就是(他们的)疏忽。”母亲Ann说。# b7 D( y/ [3 S9 Q' i5 G. `% ]
) b! R' n2 G4 ~8 B9 {5 E
Natasha第一次去医院是在10月2日,那会儿是因为自己腿上的囊肿越长越大,要把它引流处理掉。+ H, A& ~1 Q8 N1 Z
; Z3 @) J9 c+ ]! w5 `
之后过了才1个星期,10月9日,她就又因为腹痛不得不再次求医,walk-in诊所看她像阑尾炎,就叫她去急诊看看。
( @2 S, H- Q" ~2 u
: V9 c$ j$ c# s+ i' Q, A. z8 S于是她去了。1 X! r6 H- E- d2 u  ]

% H3 m% w7 U! X- D; o2 P3 A4 l这一次可做了不少检查。她妈妈说,一共折腾了好几个小时,CT、X光都照了,最后说她是胃部的淋巴结肿大。塞给她一包止痛药就把她赶回了家。1 v) z& ~: k& j

8 D; _9 {4 t) u$ i而由于眼下正是新冠疫情封锁期间,Ann甚至不能陪在自己女儿的身边,只能独自担忧。3 y+ ^1 Z9 }" o- _- M9 v6 Q+ G

0 S( _* R9 T4 D, N. F2 l这种担心很快升了级,第二天她就接到女儿的电话,哭着说实在是太疼了,根本受不了。2 E8 b& I4 [- r" A# I: G+ w. S

# o7 O- C/ `* C% m/ |; N+ U于是Natasha的一个朋友送她第三次去了医院。这次做的血液类检测比之前还要多,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她只拿着昨天止痛药量的双份就回了家。
4 p- L% }9 J# q" ?: t+ L$ `& h) w9 y$ E" j* G7 G6 E
10月11日,Natasha打电话告诉母亲自己呼吸困难,并在同一天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Ann说医院怀疑她是新冠患者,可自己觉得不像。% C) y0 |: m/ d# c

7 L; K" h9 ?8 H: K) R像不像都晚了,第二天早上7:25,Natasha就死在了ICU病房里,很巧,那一天正是感恩节星期一。
. {: C1 K3 a) N6 C2 A5 m& ]2 v0 {2 G+ J  n; m% O7 N
“最后那次到医院就诊时,我女儿出现了呼吸困难的症状,但医院里的医生都认为我女儿是得了新冠肺炎。”+ {  F; B  ?- e6 Y+ C- C1 h; u+ ^: a

% w# }' v# p: F* z" E2 u) |一次又一次的误诊,最终让Natasha死于非命。
2 V2 j5 e0 F3 y7 t, N. E
' l& K0 M6 _  b( w2 k& t“当我质问医生们有没有可能我女儿的病情是和当初她腿上的脓包有关时,医生们这才反应过来,开始检查Natasha真正的病因。”
' |+ W& y! L+ j+ D+ _6 u! g( g9 C0 I' q( Z* Y& Q' C
直到Natasha的实践报告出来,才真正确认,她是因为腿部感染了葡萄球菌 (staph infection),在没有及时得到相应的治疗后,该真菌扩散至其肺部,最终导致窒息而亡。, ^9 `9 @1 I9 z/ u+ K

1 `, m# |3 y' E9 R: N/ U一般来说,葡萄球菌感染是要用抗生素进行治疗的,但是Natasha之前来就诊时,除了止痛药以外,其他什么都没得到。4 }* @8 Q  Q9 x# f' E+ C! E

8 ~! A0 C  [4 H" \只有在住院的时候,医生才给她用上了抗生素,而且,那时候医生坚持认为她患了新冠肺炎,根本没查明白她的病因。
, }/ x3 [, T4 i1 p1 n. O) y, @) f  B* X8 C
女儿去世之后,Ann向BC省医生协会发起投诉。该协会在审查中单独提到了一位医生的行为(医生姓名没有被公布)。报告指出,这位医生本该让Natasha住院治疗,而且在让她回家之前没能妥当诊断并存档对她的评估。: u7 O; l: `+ k9 b# `. a
7 s! ]& u/ ^4 A/ j; \; v
“这是她第三次来医院,报告里也写到了,为什么她第三次去急诊的时候,在没有诊断的情况下就让她回家了?”Ann说道。
% S/ e( u% n9 m, m9 Q
  l0 R) c6 n/ u, u) @. q# u: n2 o9 Y0 tAnn决定提起诉讼为女儿讨回公平。
6 W& Q* ^' R5 Z+ f4 O+ w/ M) l" @0 g6 \4 @5 H5 e, B
但是,根据BC省的《家庭补偿法》(Family Compensation Act)提出的索赔仅限于“金钱损失”,也就是说,家庭中的人员损失是不包含在赔偿范围内的。( `4 Q/ M# Z" P8 Y4 S" M4 t
# b$ @- [4 k+ F. I  e1 R4 L% e7 j, w
而且,有律师告诉Ann,根据这个法案,由于Natasha没有成家,也没有需要抚养的子女,所以,作为Natasha母亲的Ann并不具备法律追索权。
0 f+ N- v2 b/ K2 k, x0 z; p) t
* ~7 [: u1 S. l7 I+ e, s4 ?Ann表示,她并不希望得到赔偿,但是她认为要支付大笔赔偿的威胁能帮助防止其他家庭也经历这些。
& f" I" @3 _. z" C% S) W* P+ ?% d/ T, b+ [8 p. n# I6 X' @( u7 X2 U
“这和钱的数量有关,”她说道。“因为如果这家医院或医生切实在诉讼中损失了数百万,他们就会加紧培训医生,医院也会确保所有的流程都是妥当且能更好对待病人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埃德蒙顿中文网

GMT-7, 2022-7-1 22:57 , Processed in 0.093867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