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德蒙顿华人社区-Edmonton China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30|回复: 6

[时事热评] 清官难断家务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杨团队,追求完美;客户至上,服务到位!
不孝敬父母古代是大罪。虽然时代变化了,不孝仍然让人不齿。2 P7 P$ h. \" F

* Z! \0 ~( v: [! Y北大博士后出国消失20年 病危母亲想见他最后一面
发表于 2019-12-2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这个人么?$ B1 b# X& D+ `5 \) K, O

0 O( K6 w( ~( p4 ^) R9 h8 m& ?1 o1 F0 L' T
声明: 网上公开信息,不存在侵权,如果事主觉得不妥,请联系我删帖
yongqiang wang.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宝强,王立强,王永强。实现强国梦不可或缺的三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3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杨团队 追求完美
人和人的区别怎么这么大呢?一样是海外游子,下面这一位先生缅怀母亲的文章让人动情。这个王永强估计上学的时候光学数理化了,中国古代的人为关怀,仁义理智信一点也没有学到。
) n# t2 f! H9 m* k' v; @9 p/ M3 }/ i4 p+ o6 ?& V6 k

8 j& S4 i/ ]1 L! F! h# M' a, q' X) d4 t$ M1 K- N1 ^
! e0 F: d# }# ?2 q4 V, b0 Q
1 r6 T- W1 A! m6 g. ?) P, `
9 ~7 x; U& W% C! i' x( t
        母亲突然去世,没能赶上她老人家的葬礼,打算年底再回国陪父亲过个年,与父亲商量,父亲说与其年底回来,不如现在回来给你妈过个五七。老家对五七非常重视,相当于为逝者举行的第二个葬礼。母亲去世后,心里一直不踏实睡不好觉,父亲一席话,我决定马上请假,回国参加母亲的五七祭奠。% T% C+ T* M0 U
, Y3 q2 A$ |, d, ^
       每次回国,进门一坐到父母睡觉那铺炕上,就会觉得真正回了家。现在母亲不在了,按照老家传统,我这个远方游子,第一夜一定要睡在母亲生前睡过的地方。父亲睡觉前依旧先把炕烧得滚热,我躺在母亲往日睡的热炕头,父亲躺在炕的另一边,闲聊着村里的人和事,没多久父亲就打起呼噜。
8 s3 o  j% R. U; a- Y( t6 L- n5 e# X* q9 |
        看手机已是夜里十一点,透过巨大玻璃窗,看到半轮月亮挂在院子南面的平房上空,异常明亮。夜深人静,我毫无睡意,躺在母亲的热炕头上,脑子里全是母亲的影子。
% R# e4 {5 z* y7 t: g- T$ g& k2 e9 i) v% G, Y4 h
       想到母亲能活到八十八岁高龄,值得庆幸; 但母亲活这么大年龄,却并没真正享过几天福,又觉得自己对不起母亲。这几年一直有心理准备,希望能在母亲临终之前守在她身边,送她最后一程,最后还是没赶上,心里这个后悔; 再一想最后三个月母亲躺炕上不能自理,父亲和姐姐每日三餐亲手一口一口喂她,喂完了再帮她换洗衣服擦洗身子,辛苦劳累可想而知,能从这种劳累中早些解脱,也是好事。我相信母亲不等我而仙逝,就是不想拖累家里人,母亲一生最大特点就是宁愿委屈自己,也不麻烦别人。姐跟我讲,母亲最后这些日子虽说糊涂谁都不认识,有时说话却非常清醒。有一天,姐刚帮她换上干净衣服,她又拉撒,姐姐只好帮她擦洗干净再换一套衣服,母亲嘴巴微动,说出几个字: 你真不容易! 声音虽小,姐姐还是听得很清楚,当时眼泪就流个不停。姐说咱妈这辈子从不麻烦别人,到老了子女为她尽一份心,她还觉得过意不去。母亲最后的日子几乎不能讲话,谁都不认识,饥饱不知,任何事情都不记得,我相信唯有一件事情她的思维非常清晰,那就是不想麻烦连累任何人,想早些咽下这口气。8 a. ]  n1 d* X  U

, C( M  y& T. O5 T        母亲,我的母亲,我知道她是这样一个人,她不怕死,但她怕拖累麻烦儿女。忍不住的泪水,忍不住的思念,我再也躺不住,我要马上到母亲坟上去看看。窗外的月亮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一天繁星晶光闪闪,我拿起手机,时间已是凌晨三点。
/ I* E& x8 r3 T8 ]' {8 r- j: a: P& q! \  Y# V/ K
        父亲睡得很沉,我悄悄起来下炕,到另一间屋子穿戴好,走到院里什么都看不清,凭着直觉开街门关街门,转身要往大街上走时,路边一团黑影吓我一跳,仔细看是父亲在路边种的一颗冬青树。树前稍立片刻,眼睛开始适应这黑暗,借着星光,能看到灰暗的路面,树木草垛电线杆子,影影绰绰若隐若现,于是大着胆子沿着出殡的路线,向母亲茔地走去。
- X% j  J& |) c5 {/ R2 U
& C5 _" ^$ W) o. n6 p        虽是秋末,夜里却一点不冷,甚至没有多少凉意,村里的路灯都已经关掉。我攥着手机,也没打开照明功能,偶尔按一下开关,用荧屏微弱的光亮照一照四周。路两边家家户户门前树立着用铁丝网圈起的玉米囤,轿车拖拉机联合收割机大大小小高高矮矮停在街旁,黑咕隆咚让我有点提心吊胆,仿佛那团团黑影之中会突然窜出什么吓唬我抢劫我。但偶尔一声鸡叫会让我觉得有了伴,不再那么害怕。穿过铁路桥洞进入村外的农田。沿着田间一条土路往南走,路左边是已经收割的玉米地,路右边玉米秸一垛一垛,黑暗中像一溜小城堡,有点阴森,几次停下来用手机荧光照照草垛给自己壮胆。这样走走停停大约五分钟,来到一条东西路口,这条路往西不远就是我们家族的坟地。
4 e& [- }% m7 n" G$ O7 k" C3 f* F7 c
        这条东西小路又窄坑又多,两旁农田漆黑一片,我知道祖坟在路南,一脚高一脚低,睁大两眼仔细看,走了好一会也没看到任何坟头,记着以前并没走这么远的路,难道错过了? 心里这样想,头却没有回,脚下不停走得反而越来越快。不知为什么这时不再有半夜三更荒郊野地阴森恐怖之感,反而希望那些鬼神故事是真的,期待能突然听到母亲的声音,无论那声音来自何方来自何地,无论夜多黑沟多深,我都会毫不犹豫冲过去跪在那声音面前。) L; _9 \9 s% U0 ]4 s# n. d

  a) E) I4 k7 p) {        可惜我并没听到那慈爱温暖的声音,田野如此之静,连个虫鸣声儿都没有。母亲,你在哪里? 心里念叨着,不断晃动手机来回寻找,终于看到一片凸起的黑影,黑影和小路之间的那小块地很平整,几步走过平地,手机的光亮虽然微弱,也能照清大大小小十几个坟头,这是我第一次真正走进祖辈的坟地,心下有些奇怪: 怎会有这么多坟头? 难道找错了?1 ~! y  N. j1 U3 q3 u

$ b" I% x- I* z8 j& \        不管怎样先找找有没有新坟。绕着坟地走了不到半圈,看到一个坟头前有一团黑,手机一招,果然是新土没有任何杂草,坟头压着一张烧纸,那团黑是烧过的纸灰。应该就是这里,可还是不能完全确定,我知道爷爷的坟有石碑,于是拨开半人高的杂草,穿过几个没立石碑的坟头,在一块一人高的石碑前停下,拿手机一照,平坦坦没有文字,原来是背面,踩着杂草转到石碑前面,这次能看到刻的字迹,但字已经模模乎乎辨不出是什么,来到另一块石碑前,碑上姓名辈份跟我爷爷一样,但名字我以前没听说过,于是黑暗中在荆棘杂草乱坟石碑间摸索转悠,终于在最后一块石碑上看到我爷爷的名字,确定这是我家的坟地。再回到那个新坟,看到新坟南北各有一个坟头,坟上的杂草显然刚清理过,一定是大哥二哥的茔地,分立两边守护着母亲。
5 s$ t9 J6 e+ @0 H6 @* e( G" |) s( [  S
        因为心里只想着确认那个新坟是不是母亲的,黑夜中在荆棘杂草乱坟石碑间这番摸索转悠,并无阴森恐惧之感,此时站在母亲和大哥二哥坟前,我也并不觉得多么伤心,反而非常平静有些释然,仿佛突然之间超越生死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我跪在母亲坟前,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心底默默祷告: 母亲安息,终有一天我会躺在您身边,永远陪伴着您,来世再回到您的怀抱。8 W' @/ P4 Q2 z6 G1 ^& |' d
7 T: E2 {* S0 u1 p. q
        回家时四周依旧漆黑,脚下的路却已熟悉,黑暗不再给我带来丝毫恐惧,抬头望天,那满天的星星更大更亮了,遥远的星空似乎不断传来母亲头脑还没糊涂时对我说的那番话: 将来有一天,我老了,大老远的你也不用回来,家里有这么多人发付我走就行了,你回去照顾好孩子和孩子他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5 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比北大学子弑母案的嫌疑人好很多。
' u2 E0 a% |" O# \
9 k) M9 Y8 t8 Z2 I; _媒体披露的细节让人看了真是不寒而栗,据说被害的母亲真的以为自己会和儿子一起去美国,还和同事说起这件事情,同事们听了还很是替她高兴。回过头再看这件事情,其实是儿子为了杀害母亲埋下的伏笔,这样母亲消失了,单位的人也以为是去美国了,不会再有疑问。  _* E: M/ M  ]3 V( ~: c

9 q" \( t2 Y/ E4 r1 X) f8 n这个案子确实很奇怪,他如果不想母亲的管束,那他就直接出国留学不带他妈就行了,然后他妈每天打电话他就不接就行了,就可以完全斩断跟她妈妈的联系,为什么非要把他妈杀了,杀了之后吧,他应该活出真我的风采吧,结果也就是去做酒吧模特,这种事不用杀母也可以做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6 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电火锅 洗衣机 电高压锅 面包机 抽油烟机 卡拉OK机 豆浆机
Windermere 发表于 2019-12-15 13:29
2 _0 ?9 u9 z1 p% r" ^/ c比北大学子弑母案的嫌疑人好很多。: j4 y$ P4 S/ z/ a
$ O  p' F  a  A8 b
媒体披露的细节让人看了真是不寒而栗,据说被害的母亲真的以为自己会 ...

; Z" ]6 l5 x6 j这人就是变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埃德蒙顿中文网

GMT-8, 2019-12-16 02:37 , Processed in 0.123629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